• 炼化行业拉开降碳大幕


    作者:admin  发表时间:2021/11/22 15:04:09  点击:108

        国家发改委、生态环境部等5部门近日联合发文指出,为贯彻落实党中央、国务院碳达峰碳中和相关工作部署,坚决遏制“两高”项目盲目发展,推动炼油、乙烯等重点行业绿色低碳转型,确保如期实现碳达峰目标,特制定《石化化工重点行业严格能效约束推动节能降碳行动方案(2021-2025年)》(下称《行动方案》)。

        《行动方案》提出,到2025年,通过实施节能降碳行动,炼油、乙烯等行业达到标杆水平的产能比例超过30%,行业整体能效水平明显提升,碳排放强度明显下降,绿色低碳发展能力显著增强,并具体制定了十大重点任务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作为国家首个面向炼化行业的、较为具体的碳排放行动指南,《行动方案》的发布正式拉开了炼化行业降碳大幕。

        严禁新建1000万吨/年以下炼油项目

        《行动方案》强调,要引导低效产能有序退出。严格执行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》等规定,推动200万吨/年及以下炼油装置、天然气常压间歇转化工艺制合成氨、30万吨/年及以下乙烯装置淘汰退出,加大闲置产能、僵尸产能处置力度。

        除了要求加快低效产能退出外,在产能方面,《行动方案》还指出,严禁新建1000万吨/年以下常减压、150万吨/年以下催化裂化、100万吨/年以下连续重整(含芳烃抽提)、150万吨/年以下加氢裂化、80万吨/年以下石脑油裂解制乙烯装置,新建炼油项目实施产能减量置换。

       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看来,《行动方案》对于炼化产能的明确规定,非常重要且有力度。“我国炼油能力过剩的状况已经延续好多年了,目前已过剩1亿多吨。炼厂平均开工率基本在70%左右,与国际80%—85%的开工率相差较大,说明好多炼油能力并没有充分发挥出来。从这个角度看,淘汰落后炼油产能、严禁新建1000万吨/年以下炼油产能的政策是非常有价值的。这样可以进一步优化炼能结构,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使得炼化产业真正走向‘减油增化’的大炼化一体化发展道路,对石油化工领域是一个很重要的产业导向,意义很大。”

        中国石油大学(北京)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孙仁金指出:“《行动方案》对于新上炼油、乙烯等项目都规定了较高的规模下限,这样可以限制一些中、小项目的上马。因为行业目前的产能本身就过剩,如果规模达不到,不光效益不行,而且单位排放、能耗相对来说也都会更大。大型化、一体化、园区化才是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。”

        发力节能低碳技术升级改造

        对新上产能做出严格规定的同时,《行动方案》重点提及,要引导企业做好节能低碳技术改造,建立企业装置能效清单,并明确指出,到2025年,行业达到标杆水平的产能比例应超过30%。

        “目前来看,一些千万吨级的大型炼化一体化企业的能效水平已经比较高,单位能耗达到标杆水平,但稍小一些企业的能耗可能比大炼化高20%—40%不等。如果‘十四五’期间能把小炼油的发展势头抑制住,同时对现有企业实施节能技术升级改造,能效水平的目标还是可以达到的。”郭焦锋说。

        郭焦锋表示:“一方面,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节能减排。炼化行业的很多环节都可以做节能改造,比如能量的循环利用、梯级利用,充分利用余烟、余热和废气,以及不同装置的按需用能、按需用电。此外,目前一些炼化企业正在由煤电改为燃气发电或新能源发电,也是很好的尝试。另一方面,可以通过市场手段,把碳配额市场化,让企业意识到节能减排对节约综合成本的重要性,有利于推动炼化企业用能结构的调整。”

        “还可以尝试能源合同管理,从管理的角度进行流程优化。不改变生产工艺,只通过对生产流程的改良,改变装置的位置或流程,让装置之间的热量、能量交换更充分,这样也能实现节能。另外,炼化行业的智能化转型也是节能降碳的重要手段。”孙仁金说。

        碳排放监测与评价体系亟待建立

        炼化行业节能降碳行动正式开启,配套监督管理也必不可少。《行动方案》指出,要加大配套监督管理力度,加强源头把控,建立炼油、乙烯等行业企业能耗和碳排放监测与评价体系,稳步推进企业能耗和碳排放核算、报告、核查和评价工作。强化日常监管,建立健全通报批评、用能预警、约谈问责等工作机制,完善重点行业节能降碳监管体系。

        多位受访者指出,碳排放核算体系、标准的建立和统一,是行业实现降碳目标的前提条件。目前来看,炼化行业的碳排放核算仍有许多工作要做。

        “从十多年前开始,重点炼化企业都是国家重点的节能减排考核对象,有一整套污染物监测的相关措施。但目前对碳排放的监测措施是没有的,具体到炼化企业的碳排放核算标准也还没有。”郭焦锋表示,“现在污染物的监测应该实现在线实时监测,借此形成一个行业通用的数据,进行碳排放的方法学研究,形成不同类型炼化企业、不同装置碳排放的核算标准,在这个基础上用计算的方式来解决碳排放的监测问题。另外,也要加强队伍建设,提高监管能力和水平。”

        孙仁金也表示:“具体到炼化行业全产业链,碳排放核算方法和标准还有待统一。炼化产业链比较长,装置比较复杂,按照一个生命周期来看,如果一些标准不统一,将来进行碳排放核算,甚至后面纳入全国碳市场交易,难度就很大。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”